主页 > O彩生活 >不明来电走着瞧——WhosCall幕后团队专访

不明来电走着瞧——WhosCall幕后团队专访

不明来电走着瞧——WhosCall幕后团队专访

图为 Gogolook 执行长郭建甫,来源:郭建甫提供

诈骗电话防不胜防,推销人员死缠烂打,很多人不堪其扰,主打杜绝恶意来电的 WhosCall,很快受到 Android 手机使用者的欢迎。而其背后的发想者就是因为曾经差点遭诈,所以打造出解决「电话资讯不对等」问题的 WhosCall,使用者从此再也不是屈居弱势地位,接到陌生来电,马上显示号码资讯是否不怀好意,能够直接选择拒接或封锁,省却麻烦也不怕被骗。 WhosCall 的製作公司 Gogolook 接受 Inside 专访,分享他们的创业胸怀,也谈团队 DNA,以及 WhosCall 的未来。

我们想做有影响力的事
不明来电走着瞧——WhosCall幕后团队专访

图片来源:WhosCall 官网

「我们想做有影响力的事」,是 Gogolook 执行长郭建甫一再强调的话。平日在捷运上看到陌生人接听来电出现 WhosCall 画面,已足以令团队成员欣喜;远在中东、美国那些在地理位置上极为遥远的群体,也已累积不少的使用者正以 WhosCall 辨识号码,更让他们充满成就感。从小地方到全世界, Gogolook 无非已初步体现了当初的创业愿景。

「错过了上一波网路创业浪潮,这次非得搞一次大的。」2009 年, Gogolook 创始团队就凭着一股非得把握这次 app 经济崛起,好好闯出名堂的抱负,即便两人有正职在身,一人正在花莲当兵,下班后拖着疲惫的身躯,假日也片刻不得闲,他们凭藉意志力继续工作 ——白天替公司卖命,夜晚为自己燃烧。

虽然 2010 年 WhosCall 的原型「来电走着瞧」逐渐出现,介面阳春,活跃使用者仅有 2 万人,庞大的伺服器与专利费用几乎烧光他们白天的血汗钱,三人都处于蜡烛两头烧的境地,但他们甘之如饴。只是,成立公司的进展缓慢,直到 2011 年 10 月时任 Google CEO 的 Eric Schmidt 访台提及 WhosCall,而后主流杂誌媒体跟进报导 1,使用者瞬间蜂拥而至,终于坚定他们的心志,陆续提出辞呈,下定决心在属于自己的事业上,全力冲刺。

但是,即使有 Schmidt 的加持, Gogolook 并没有光芒万丈的起步,也没有一帆风顺的过程。由于刚开始不习惯处理 Big Data,使用者一旦突然爆量,反而变成甜蜜的负荷,仰赖网路爬虫技术,却几度遭 Google 封锁,技术赶不上使用者成长,让他们深感挫折。此外资金问题也令他们焦头烂额,「任何时机点都会倒闭」。

作为公司大家长,郭建甫并不试图以虚幻的前景隐瞒员工公司现况,反而每週召开会议,本週花出多少、赚回多少,一切摊在阳光下,要全体员工绷紧神经,「无法保证下个月会不会就失业」。但这会不会适得其反,导致军心涣散?郭建甫说,有心踏入新创公司的人,早有同在一艘船上的心理準备,何况这批员工都不是泛泛之辈,「他们不会找不到工作,没在怕的」。

当天同时受访的产品总监苏晨豪本来在资策会任职,同时参与 WhosCall 的开发,后来才离职正式加入 Gogolook 团队。比较两者工作经验,他说,传统组织的阶层繁複,执行计画前须「过五关斩六将」才能开始运作,而新创公司结构水平,追求弹性和速度,一经决策马上启动,省却繁文缛节。郭建甫也说,团队中不乏曾于大企业工作的同事,在大型组织中个人仅是小螺丝钉,转换到新创公司所有人都是要角,身肩重责,但也有更富足的成就与骄傲。

Gogolook 在公司成立之初即有 Angale Fund 挹注,在创投参与下一步步茁壮。不过,靠 WhosCall 打响名号后,「easy money」的诱惑随之而来,有人请他们代工,有人鼓吹他们乾脆直接收编归为企业用 CRM 系统,郭建甫表示,倘若当时真的被种种小利所惑,可能就此失去创新动能,而远离所有团队成员念兹在兹,「走向全球」的目标。

工程师的行销脑袋

WhosCall 的远大志向建立在扎实的技术基础上,不走传统砸大钱做行销的路线,理解消费者是 WhosCall 远播全球的不二法门,靠着缜密的数据分析定义使用者属性,从中辨识出「意见领袖」,譬如买 app 不手软的人、或者善于分享者,并按照个人特质差异秀出不同视窗提醒,引导他们购买或分享;同时也会在推出新功能时,邀集使用者进行访谈,确认是否切中使用者需求,甚至曾举办座谈会,来自印尼、法国、科威特等各国使用者谈他们的使用心得,作为改善 WhosCall 或添加新功能的重要参考。

企图「全球化」的 app 最需做到「在地化」,但是世界各国的文化差异却难以拿捏,通讯习惯也相当複杂。 WhosCall 曾因 Logo 设计问题引发中东国家下载量暴跌、卸载率急升 2,怎幺预防类似事件?郭建甫说,防无可防,只能不厌其烦在各个地区进行 a/b 测试;并且仔细观察各国使用电话的情境,例如日本几乎没有诈骗电话,因此 WhosCall 在当地便以防堵恶意推销当主打。

不明来电走着瞧——WhosCall幕后团队专访

图片来源:WhosCall Facebook

与许多同样为功能性的 app 相较, WhosCall 在社群网站宣传上特别突出的一点是,大量可爱插画一下子为冷冰冰的实用性 app,增添不少趣味与人味,也更吸引网友目光。

现况与未来

Gogolook 公司共出产两款 app ,不过碍于人力、资金有限,多数精力仍投注于 WhosCall,目前刻不容缓的任务是在 6 亿笔号码清单上,继续累积电话号码数量,建立更坚强的数据资料库。

以数据来看, Gogolook 的确缴出一张不赖的成绩单:每天 300 万到 800 万电话汇入 WhosCall,阻挡的恶意电话有 2、 30 万,全球下载量接近 400 万,其中中东囊括 8、 90 万,是表现最佳的海外市场。 WhosCall 今年甫推出的「app 内购买」服务,成为 7 成营收来源, 3 成靠广告,预期今年第三季将达损益两平。

谈到未来,郭建甫说,本来 WhosCall 最为人裹足不下载的原因是隐私,不过这反倒成了他们开发新功能的灵感。前面提过, WhosCall 的运作是仰赖爬虫技术抓取 Google 资料,所以只要有陌生来电,手机萤幕上便会出现这支号码在 Google 上的所有连结页面。曾有使用者因此意外发现自己资讯大走光,才赶紧通知来源网站撤掉暴露个人资料的页面。

Gogolook 将推出网站,让使用者检索自己的号码有无隐私洩漏的危险性,也可选择在 WhosCall 上隐藏号码,简单来说就是「个资探针」,由 WhosCall 来帮助使用者检查网路隐私安全无虞。

反过来说,商家或商业人士希望的是曝光自己的号码,因此未来计划与优质客服中心合作,开放让商家主动登录建档的平台,建立号码形象,类似「来电名片」以消除使用者接到陌生来电的不安,也达到宣传自家商店的功效。

此外,目前 WhosCall 仍是 Android 平台「独家」,从去年 12 月到今年 4 月, WhosCall 与苹果交涉了大约半年,解决其 app 政策中针对第三方存取来电的限制, iOS 版本才终于尘埃落定,将于今年中旬推出,也让 Gogolook 团队放下心中大石,毕竟 iOS 平台是座「不可不拿下的堡垒」。

同时 Gogolook 也正如火如荼在中国、美国、台湾三地申请「让网友 tag 号码」等等技术专利,郭建甫强调,这是基于公司稳健发展的目的,并未打算掀起专利战争。 其实他们颇乐于分享,预计于年中到年末开放 API,期待有更多人利用庞大的电话号码清单,做出更有意义的事。

不明来电走着瞧——WhosCall幕后团队专访

图为 LinkedIn 创办人 Reid Hoffman,来源:Wikipedia

访谈过程中,郭建甫提到 LinkedIn 创办人 Reid Hoffman 是他相当欣赏的创业家 。原因无他, Hoffman 并不是如 Facebook 创办人 Mark Zuckerberg 或最近被 Yahoo 收购的 Tumblr 创办人 David Karp 般少年得志,写下快速窜红的天才传奇,他初以学术为志业,后才决定当个企业家。从使用者经验设计师到产品经理,他尝试各种工作,花了 15 年才想清楚自己一路走来究竟成就了哪些事。郭建甫认为, Hoffman 的创业过程比较有迹可循,他自己也是念到博士才终于走下学术高塔的阶梯,迈向创业道路。

站在 Google 的肩膀上看世界

郭建甫带领 WhosCall 踩着稳建的步伐,从台湾出发,深入东亚与阿拉伯世界,他更计画今年能到硅谷走一遭,积极拓展美国市场。其实当地已有 Mr. Number 等功能相仿的 app 环伺, WhosCall「站在 Google 的肩膀上」,期盼以更优质的技术突破重围,在全世界发挥影响力。

  1. 这支台湾 App 被施密特点名说讚 ↩
  2. WhosCall 王子复仇记 :失去 1 万中东,赢得百万世界 ↩